Phyllis

谢谢你们的经过 丰富我

卧底








handler珉x卧底倩

对不起我也说不清攻受辽。

反正我也一直真的分不清橙包or包橙嘻嘻 我都爱🙈





“为什么没有及时报告我交易地点有变,嗯?”


语调很轻,也没有强硬的责备,他一直都是很温柔从容的姿态。


手上的动作却不。


珉锡抬手划过对面男生的猫咪嘴角,嘴角还有淤青,指尖继续往上,指腹抚上脸颊,白净的皮肤上还有结痂不久的暗血色伤口。这些伤的来源珉锡不用也没有必要去问,一个每天都在刀尖上讨生活的“混混”怎么可能不受伤?




对面男生微微低头,眉头此刻皱的更深。


“对不...” “够了!”


珉锡原本还停留在脸颊上的手突然急转向下,附上对面男生的脖颈,再收紧力量。


“别再和我说对不起!钟大,你已经不适合再继续进行卧底任务,我和一哥说过了,很快会召你回警队。”


钟大被迫抬起头,眼中是不解和失望的混杂。


“为...为什么...”


珉锡放开手,退后一步,看着钟大的脖子已经染了被自己刚刚用力过度捏红的痕迹,皱了皱眉。


“咳..为什么停止我的任务?我已经获得龙彪的信任了,很快就可以进入核心内部....珉锡,你不信我吗?我...我只是想帮你快点结束这个案子...”


“钟大,太危险了,你经验还是太少。或许那时我同意你的卧底申请,是个错误的决定。”


......


“你知道的,我从没在乎过危险!”钟大一把拉住珉锡的手臂,急切地希望对方相信他,信任他。


我从没在乎过伤口,子弹,流过的泪或者是血...我一直 只在乎你啊...




珉锡看着眼前人因为过于着急而呼吸急促,眼神却始终追随着自己,那么坚定。


僵持不下的后一秒,他轻叹了一口气,抬手握住仍然紧抓着他不放的那只手,轻轻捏了捏,接着顺势凑到了钟大怀里,抬起下巴磕在了对方左边肩膀上。


“你瘦了好多,骨头更硬了,好硌啊。”




钟大微愣,怎么...


“我知道你在乎什么。”珉锡轻声开口:“是我不好,我不是一个合格的handler,每次看你陷入危险中,我就没办法冷静地思考判断,结果作出了草率的指示,才害你一直受伤。如果不是我,你根本不会变成卧底,你是为了帮我,我知道的。”


“珉锡...”钟大抬手,轻轻环住了怀里的人,原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心思啊...


“但是钟大啊,handler和自己派出去的卧底是不能产生感情的,那样太危险了,所以...”


钟大下意识收紧了拥着珉锡的手臂。


珉锡感受到力量,轻轻拍了拍,“所以..回来吧?回来我身边,我也想能每天看到你,能拥抱你,好吗?别再受伤了。”




“....好,我会...一直在你身边,永远是你的卧底,能指挥和控制我的人,只有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多久没有认真地 仔细地 尽兴地好好哭过了?

摘纪录:

摘纪录:



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——鲁迅


这样的日子 真的就到头啦

会怀念的

但是下一步 谁知道会不会更好呢

所以 就一直走下去吧

会怀念的

也会期待的


小事







-你觉得..什么叫平凡

-嗯..在机会面前 胆小

-那怎样又叫做不平凡

-嗯.. (看)你啊 你不平凡/笑


 #橙包# 

深夜心碎短篇

真·BE预警

配合bgm食用吧,虐一把(?

💔

“太美的美梦,如果是会碎的梦,我宁愿它是一片空白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曾经让我心动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钟大低头泯了一口咖啡,甜度刚好,但是他现在没有太多的心思去品尝它。

“意思是,我们完了?”


坐在他对面的金珉锡淡淡的笑了一下,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?我们都好好的,怎么就完了..真是...”


钟大却笑不出来,这样的珉锡,我已经可以放心了吗?钟大低头在心里这样想着。


“哥...”

“其实,这些年,你应该和我一样,也好像懵懵懂懂明白了些什么吧?”珉锡打断他。

“和你一起走过的那段路,真的是很棒的回忆,但是我这个人可能比较极端..”

珉锡也喝了一口咖啡,咖啡的苦味好像一下子窜入胸口,冲上心脏,他皱了下眉,继续说下去。


“太美的美梦,如果...如果是会碎的梦,我宁愿它是一片空白。”


钟大只是看着对面的人,眼中没有太多复杂的情绪,他低声说“你真的变了很多..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”


“都有吧...好啦,已经很晚了,我要回去了,谢谢你的咖啡。”

珉锡站起来,穿上厚厚的外套,整理好围巾和口罩,他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自己注意保暖了,不需要...不需要一直依赖着他了...


“我..我送你吧!”钟大起身要送,珉锡轻轻按下他的肩膀,说“不用,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。”


钟大微愣,啊,是啊,现在的珉锡不同了,他可以把一切处理的很好,不需要我的。

他坐回座位,指关节捏的发白。


珉锡转过身,迈步离开,走了两步,听见身后传来哽咽的一声“珉锡...”


珉锡忍不住停下来,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回头,因为发红的眼眶会让离别变得更加困难。

“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再见,所以就..不和你道别了。”


珉锡说完,快步走出了咖啡厅,没有回头,没有再见。


钟大低下头,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涌了出来,他抬起手胡乱抹了一把。


结束了,这几年,这段路。





向暮春风:

生活戏弄你,也成全你。

如果没有,还有桥。


自古,择水而居,遇河搭桥。

桥这个意象,凝练着中国式的思辨与浪漫。

银汉起鹊桥,入地过奈何。

在人间,石、木、竹、藤等皆可造桥,形制万千,传说无数。

彼此、天人、阴阳、古今,诸般对立统一都能以桥作系。

仿佛对中国人来说,路终有不抵,唯有桥,碧落黄泉,无所不及。

非常浪漫,如诗。

我可真喜欢你呀

💙


秋天的离别

很容易让人眼眶变红的


这个图忍不住做了手机壁纸

每次一来消息 屏幕亮起

我没办法和旁人解释 这两只到底是什么情况kkkk